港贸易发展局关家明:香港进入离岸贸易阶段

2016-8-9 15:24:03

公司注册欢迎拨打热线电话:400-880-8199 0755-82143181


  成立于1966年的香港贸易发展局,见证了香港自由贸易港发展的起起落落。作为推广香港贸易的法定机构,香港贸易发展局以半官方的公营机构身份,在过去近半个世纪来随着香港贸易变迁而不断改善自身功能,从推广有形的商品贸易到推广金融、法律和会计等无形的服务贸易。

  香港贸易发展局研究总监关家明近日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专访时称,香港已经从转口贸易转型至离岸贸易阶段。

  香港贸易发展局近日一项研究则称,离岸贸易作为香港商业活动的一环,所占比重已由1988年的18.6%增至2012年的65%,香港官方出口数据未能真实反映香港的出口表现。

  所谓离岸贸易,是指由一个母公司在其他地区或国家开办子公司,将异地生产的货物卖到第三国乃至全球。

 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数据显示,自2006年,香港每年的离岸贸易货值都高于转口货值,2011年离岸贸易货值估计达4.5万亿港元,相当于同期香港转口贸易货值的1.4倍。从2002年至2011年,离岸贸易货值增加超过200%,远高于同期香港转口货值130%的增幅。

  第一财经日报:香港作为国际自由贸易港的发展有好几个阶段,你怎么看这些阶段的特点,现在到了哪个阶段?

  关家明:香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自由港,而且是贸易和金融两方面的自由,这种情况基本上一直以来都没有变。贸易自由方面,比如说航运船只可以自由进出,货物基本上没有关税;金融方面基本上没有资本管制,港币的发行流通基本没有外汇管制。

  香港的经济形态在不同阶段有着转变,最开始的渔港是一个阶段,而香港真正经济起飞是在战后,特别是上世纪50年代以后,一般的理解是有三四个阶段。

  第一个阶段是上世纪50年代后内地工业方面的资本来到香港,香港工业化开始起步,从原来的转口港转型为以本地制造业为主的出口贸易。第二个阶段是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特别是内地开放以后,开始吸纳来自香港的投资,很多工厂基于成本的差别都一步步搬到内地特别是珠三角去,香港经历了从本地的制造业出口到转口贸易的一次转型。

  虽然香港工厂都搬到外地去,但那时大部分产品是通过香港销到内地,或通过内地工厂经过香港出口到海外,转口贸易相对比较发达,曾经最多时内地出口有70%是经过香港。

  过去十多年,工业搬运已经基本上完成,有说法认为香港已经空洞化了,香港没有工厂,香港的工业区也不做工业。在这背后实际上也有一种转型在进行,就是我最近讲的离岸贸易。

  离岸贸易和转口贸易有很多差别,转口贸易是指货物经过该港口进行转运,但离岸贸易的意思是说,不但厂房不在当地,就连运输也不在当地,基本上是通过内地港口自由进出口。

  从香港的角度来说,我们这1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工厂也没有运输,那是什么样的情况?对香港来说,腾空了很多的资源、土地、人力去发展一些新的其他行业,特别是服务业,现在香港90%以上都是服务业。

  同时,虽然大部分贸易已在内地进行,但仍然有很多的经济活动放在离岸也就是香港进行。我们发现很多已经搬到外地比如说内地的一些公司,实际上有很多服务和后勤的活动还在香港,只是它的工厂、运输这些有形的资产或活动已经不在香港,他们留下的是一些进行营销、金融的工序,其实这些工序的附加值更高,对整个企业营运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日报:按照你的分析,香港转型为离岸贸易应该是在过去几年、十几年慢慢发生的过程。你怎么看离岸贸易对香港实体经济的冲击?我们看到,深圳港进出口集装箱量今年首次超过了香港,这些贸易相关传统行业又该如何转型?

  关家明:我们从1988年开始做香港离岸贸易调查,每3年做一次,2000年后特区政府也发现这是很重要的数据,于是政府也进行了一套更完整的研究。

  只是我们的着重点不一样,政府是直接看有多少价值的货物是在离岸生产或贸易,我们的调查比较集中的是,离岸贸易形态的趋向、工业分类和背后原因,作为推动跟踪行业发展所需的一些资料。

  可以看到,往外搬比较多的是对土地和劳动力需要较多的一些工序或者是行业,还有一些是搬了一部分,生产后有些产品是回头通过香港进行运输。

  一是搬到珠三角的企业回头用香港港口运输设备的机会相对较高;二是附加值比较高、体积较小的一些珠宝、高端电子产品,回头进入香港的机会相对较大。所以你会发现,从特区政府的一些进出口统计数据来看,香港剩下来的都是电子行业。

  留下来在香港进行比较多活动的,一是金融资金募集方面,二是供应链方面的管理。

  离岸贸易毛利率比较低(约6%,低于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的16.3%转口贸易毛利率),主要是离岸贸易活动一般是进出口贸易环节的最后一段,这和牵扯较多工序的转口贸易相比,毛利率低是正常的。

  以前我们的产品,从原材料(行情 专区)到生产、成品到运输都在一个工厂里面进行,如果说涉及10个工序,每个工序附加1元钱的话,加起来毛利是10元钱。而现在供应链全球化,我们把工序分割在不同地方做,效率提高了,分工更精致,而且量也相对更大,其实加起来的工序可能是十元钱,也有可能会更多。

  虽然不是将全部工序都放在香港,但现在放出去的是相对增长值较低的部分,留下来或者继续发展出来的是一些增长值相对高的部分。

  同样的工作人数,以前分在一些高低不平的工序里工作,现在就集中在一些高端的工序,因此总体来说,香港的人口每年增长,但是人均的产值还是在不断增加。

  深圳港运输总量超过香港是必然趋势,香港如果还去搞货柜转运的话,竞争力应该不会比深圳高,因为香港地方和人力有限,运输业已到了一定程度不能再发展,而且每一个行业都有周期,如果硬要将这些行业留下来的话只会成为负担,所以应把那些其他人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让别人做,香港做一些有优势的新型行业,互相之间还可以互利发展。

  日报:按照这样的趋势,你们作为一个半官方机构,会如何建议政府或业界?

  关家明:具体到一些政策建议,我们有时候会牵涉到,但这并不是我们主要的职务。

  我们作为贸易发展局,主要是帮助香港特区政府推动香港的商品和其他贸易服务发展,当然在这过程里面如果发现有一些政策上的东西需要改变的话,我们也会向政府反映,但是否采纳完全由政府来决定。

  实际上我们看到,香港总体发展最关键的一条不是政府的资助或者是推动有多大。虽然说我们做得还算成功,但香港的发展主要还是靠业界这些私人企业自己去推动。我们其实就是提供平台帮他们推广产品,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产品要有竞争力,所以最关键的还是企业是否能跟着市场的需求去转变经营和产品。

   登尼特咨询电话:0755-82143181   13923774316